金枫沏茶

作品简介内容试读作品目录

第1章 免费阅读

“啧!我可去你大.爷的!”

林爻总觉得,刚刚没把面前的这个黄发男生揍趴下是个错误的选择。

他现在被对方叫过来的外援大哥打的很惨,脸给打肿了不说,嘴角应该也有了淤青,身上的白T恤更是沾了十几个脚印,简直惨不忍睹。

他今天过来找姐姐,却刚好看到姐姐被几个女生围在凉亭路上欺负,一时间他顿时就火了。

他隐忍着气愤上前说了几句,然而为首的那个女生见说不过他,便直接叫了她男朋友也就是这个黄发男生过来,说是要他好看。

黄发男生来得很快,他被那几个欺负人的女生缠住,都没来得及带姐姐走。

然而那黄发男生过来撑场子却也打不过他,一气之下又打电话给了他在学校里的大哥。

这大哥刚好就在周边游荡,立马带了人过来,浩浩荡荡几号人刚到现场就直接跟他干起架来,对方更是不给他说话的时间,迎面直接给他一拳。

林爻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揍的没反应过来,接着他就被一群人围殴了,一时间他落入下风,寡不敌众,只能下意识护住脖子和后脑减小伤害。

但也没过几秒,林爻已是反应过来,气怒之下心思一凛,便准备施展一个控制人的小术法脱身。

他嘴里已经开始念起咒语,然而就在这时,却听一个清朗的声音由远及近厉声喊道:“顾泽瑞!”

话音一出,现场的沸腾立时止住。

所有人都不禁停下了动作。

而这个叫顾泽瑞的大哥瞬间被这句话勒住了喉咙,高高举起的拳头立刻软了,在打向林爻的瞬间立马拉了回来。

然而他嘴里却不耐烦地喊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也是过来凑个热闹而已,我就是看不惯他长的这份娘娘腔样儿。”

说完他一把推开林爻,并挥挥手让几个跟班散了,而自己也准备离开这里,仿佛刚刚的打架就跟一场儿戏一样。

那出声制止的男生走到了林爻面前不远处。

人群散开,林爻这才得以喘上一口气,然而刚刚准备施展的术法被迫中断,让他心情更加不美好了。

说实话今天真是倒了大霉了,摊上这么一场被群殴的意外之灾。

缓了缓,林爻才抬头去看刚刚说话的人。

此时他多少有些狼狈,他细碎的头发被汗渍粘在额头上,身上也都是脚印,整个人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不过他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却很明亮,仿若一缕温暖的阳光蕴含在瞳孔深处,折射出绚丽的光芒。

目之所及,在他头顶背着光的地方,却是站着一个把一中绿白相间的校服穿出飘逸和禁欲两种矛盾色彩的男生,他比同龄人要高出许多,并且长了一张眉目俊朗清隽高冷的好看的脸。

一瞬间,林爻便愣住了,不仅因为对方的颜值,还因为竟然会有陌生人向他伸出援手。

呆了片刻,林爻便很快回神了,对方能直接喊出打他的人的名字,估计他们是认识的吧?这种情况下对方竟然会给予他帮助?

林爻有些吃惊,更多的是疑惑。

“爻爻!”林爻的姐姐林兮这时候才从刚才的打架中风波里回过神来。

她赶紧跑了过去把林爻扶了起来,看着他白皙的皮肤上都是青紫红.肿的痕迹,心中又是心疼又是害怕,她弟弟伤的不轻,估计都瞒不了他们爸妈,两人回去后估计得招一顿责骂了,想至此她内心更加自责起来。

“嘶!”被林兮一触碰,林爻这会才回过味儿来,他被打伤的地方顿时泛起火辣辣的疼,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肚子和脸颊。

一瞬间,林爻疼的龇牙咧嘴,然而他模样长的好看,就算做起这些夸张的表情来,也不让人觉得有碍观瞻,但他脸上的伤痕确实又过于破坏美感了。

林兮看林爻这副疼痛难忍的样子,心疼的都快要哭了,漂亮清澈的眼眸已经微微湿润,泛起了脆弱的红色。

她拼了一把力气想把林爻扶起来,然而林爻看着纤瘦却也不轻,她力气又不大,才刚扶起对方一点又意外地把人给摔在了地上。

顿时,林爻只觉得屁股墩也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姐……”林爻对此又好气又好笑。

“对不起爻爻,姐姐不是故意的……”林兮顿时更自责了,双手扶着林爻的胳膊多少有些手足无措,怕再伤害到弟弟。

林爻不禁笑着叹了口气,他现在身上真的疼死了,以往他打架次数不少,算得上有点经验,只是在学校里他还真不敢对着这些学生大打出手,一是秉持着不能随意欺负未成年,二是因为他姐姐还在这里上学,对方很有可能会因为他打架的事情再次被欺负。

想着林爻不禁再叹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内心感叹的时候,一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对方伸出的是右手,林爻一眼就看到了对方拇指和食指上因为长时间书写生出的薄茧。

林爻盯着这只意外出现的手,惊讶地微微张开了嘴唇,两秒之后,他缓缓抬起眼向对方看去,这只生了薄茧的手的主人,果真是刚刚那个把飘逸和禁欲混杂在一起的冷漠少年。

“还能起来吗?我送你去医务室。”只听对方皱眉轻声问道。

那清朗的嗓音不禁让林爻微微沉迷,鬼使神差地,他竟然搭上了对方的手,然后使尽力气借助着对方的力量站了起来。

“谢谢……”林爻没想到自己还真顺势借着人家伸出的手站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现在他也琢磨不透对方的意图。

然而对方却没说话,只是目光幽深平静地注视着他。

那边顾泽瑞走出一段距离后,见堂哥顾书炀竟然没有跟上来,想了想便去而复返,然而才刚走回来,却见林爻的手搭在了他哥顾书炀的手上。

“艹!娘娘腔你竟敢碰我哥的手!”他大吼一声,就立刻冲了上去,准备再打林爻一顿。

顾泽瑞其实已经见过林爻几次,毕竟林爻时常游荡在一中,又因为长相问题颇受关注,然而林爻那张漂亮的脸每次总能让顾泽瑞嗤之以鼻,并且看林爻不爽很久了,他就不喜欢这种长的太过明艳附丽的男生,觉得像个娘娘腔。

每次跟顾书炀谈论起林爻的时候,顾泽瑞总是嘲笑林爻其实应该是林兮的妹妹,当然他时常受到来自堂哥的冷眼。

如果林爻知道这些,他可能会一遍又一遍地感叹,这群能正常上学和交友的男孩子怎么会有这样弱.智的行为,比他这个没上过学的要拉胯多了。

眼看着顾泽瑞就要冲到他面前,林爻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闪进了顾书炀身后。

顾泽瑞意料之中地捶了个空,还差点因为力道失控摔倒在地,所以看着林爻更气了。

林爻冷眼嘲讽地盯着对方,身体紧绷着,眼里也带着十足十的警惕,像一只防备危险的猫咪。

顾书炀斜了堂弟一眼,加重了声音:“顾泽瑞。”那张冷漠的脸已经很明显地出现了不悦。

顾泽瑞见此,瞬间熄火了。

顾书炀看了一眼已经空掉的手,转头跟林爻说道:“你伤的不轻,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这话叫林爻一愣,不知道对方这是什么意思,然而他却是答应了。

这个长的好看的男生不仅帮了他,而且也没有多少恶意,答应对方应该不至于延伸出别的意外,虽然他们是十足的陌生人。

不过对方的行为让他生出了一丝好奇,好奇对方为什么会一而再地帮他。

想着林爻不禁目光深幽地瞥了喊他娘娘腔并且打他超级凶的顾泽瑞一眼。

这人看起来似乎很在乎他身前的这位俊俏少年,更是排斥他与对方接触,所以……

林爻顿时计上心来,他假装咳嗽两声,揉着太阳穴现出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我怎么感觉……”说着下一刻就要往顾书炀身上倒去。

顾书炀没预料到林爻会晕倒,顿时有些吃惊,下意识赶紧伸手去扶住林爻,他一只手把着对方的肩膀,一只手却无意识地搂在了对方的腰上。

顾泽瑞乍然看到这一幕,愣了两秒瞬间气急败坏,作势要骂上两句,然而堂哥警告的眼神立刻射了过来,吓得他战战兢兢,不得不作罢,只得憋着气摆着一张臭脸,最后实在是气不过,扔下堂哥自己一个人走了。

林爻听到顾泽瑞那边传来的动静,嘴角在顾书炀看不到的角度勾了勾,心里狠狠地爽了一把。

小样,这就是欺负他的代价。

但接下来林爻就不爽了。

他确实伤的不轻,掀开衣服便能看到细嫩的肌肤上遍布着青青紫紫的淤痕,他并不只是肿起来的脸颊上有伤,但所幸都没有伤到要害。

林兮满脸心疼地给林爻涂着红花油,一旁的校医阿姨还在又埋怨又关切地絮叨着。

“对不起。”片刻过后,站在一旁等候的顾书炀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再次听到那清朗的声音,林爻恍惚地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了出来,茫然地抬头看向对方,“啊?”

顾书炀目光深幽地注视着他,沉默不言,然而却是走过去,把林兮手里的红花油给拿了过来。

“我来给他揉吧,你力气不够大,没法发挥药效。”

闻言林兮赶紧让开了,一心只担心弟弟的她不禁生出一丝窘迫来,确实她力气不够大,没法帮到弟弟,校医阿姨又忙,不好叫对方一直呆在这里帮弟弟处理伤口。

顾书炀的行为却让林爻忍不住对他产生了一丝兴味,这样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家伙,心肠却也不冷啊。

换了顾书炀上阵,林爻就没有了刚才优哉游哉运筹帷幄的神气了,这个他不认识的男生揉起伤口来是一点也不手软,然而也是真有效果,很快他身上那种堵塞的疼痛便纾解开了,取而代之的是火热热的舒畅。

对方的手有些冰凉,就像一块温养在冰室的冷玉,又像夏日里冰冻的奶油,细腻温凉,在这炎炎夏日里让人感到很是舒服。

而对方的手确实生的好看,指节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泛着隐约的青筋,就像对方那张好看的脸一样。

偷偷注视着对方的手,林爻本想夸一夸,但又怕被这个刚认识的男生当做是变态。

而林爻的身材也不差,虽然才15岁,但是经常受父亲叮嘱锻炼的他,身上布满着匀称的肌肉,只不过皮肤过分的白皙,让肌肉看起来不是那么充满力量感,如果他真的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家伙,估计都经不住那一群人的围殴。

顾书炀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模样,他慢慢地将林爻身上的淤青一块块揉开,行为举止透着优雅从容,像个教养良好的大家公子,而他的人就跟他的脸一样,波澜不惊。

一个小时左右,林爻的伤才被被处理好。

瞅着午休时间差不多结束了,林爻赶紧催林爻和顾书炀去上课,不用管他。

林兮赶紧道:“我不上了,一会我去跟老师请假,送你回家。”

顾书炀道:“不急。”说着他走去洗手池那里,开始慢条斯理地洗起手来。

林爻看着顾书炀洗了三遍手,心想对方是不是有洁癖,还没想好就见对方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一边走过来,对林爻道,“我先走了,保重。”

“哦。”林爻淡淡道,不是说不急的吗。

顾书炀走了,林爻才恍惚想起没问对方名字,他问了林兮。

“姐姐,你知道他吗?”

林兮看一眼门外,突然有些脸红起来,眼中透出几丝兴奋和羡慕,“他是高二年级一班的同学,叫顾书炀,人长得又帅家境又好而且似乎多才多艺,是一中公认的校草,学校的风云人物。”说着林兮眼里闪过一丝灰暗,她清楚地知道,身处于富裕的人,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更多的注视。

林兮的说辞并不让林爻吃惊,顾书炀这人看起来也确实很符合这样的人设。

不过他倒是计上心来,顾书炀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颇受女生的欢迎,假若跟他成为好朋友,那欺负姐姐的那些女生可不就得心碎了,那些女生欺负他姐姐可不是一回两回了。

林爻露出狡黠的笑,清澈透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林兮收拾好情绪去跟老师请了假,林兮是高一年级前三的存在,请个假并不难,并且她长得漂亮,所以很讨老师欢心,就更好请假了。

但老师不知道的是,像林兮这样长得好看学习又好又乖巧的学生,也是被校园霸凌的一份子,有的人嫉妒林兮的学习,有的人嫉妒林兮的美貌。

其实说到林兮会被欺负,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家庭条件不好。此外林兮善良,缺了点巧舌如簧的能耐,被欺负的时候也没法很好地反击回去,久而久之只剩下被欺负了。

这边顾书炀回到教学楼刚要进门就被堂弟给拦住了,顾泽瑞气急败坏地嚷道:“哥,你竟然帮林爻那个娘娘腔!”

顾书炀轻轻皱着眉头,不赞同堂弟的态度,只道:“打人是不对的。”

顾泽瑞憋着一股火:“不对就不对,我就想打他了。”

顾书炀微微眯了眯眼,让人无法猜透他的想法:“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最好收收性子好好学习,别再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欺负同学。”

顾泽瑞对堂哥的教育嗤之以鼻,“我不管,我就想欺负那个娘娘腔,你以为你每次都能英雄救美?”

顾书炀不答,暼了他一眼径自进了教室去。

今天的事确实非常巧合,他已经关注林爻很久了,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对方认识。

林爻还有力气骑着自行车带林兮回家。

路上谁也没说话。

林爻在思考一件事情,他觉得姐姐在学校里这么被欺负总不是办法,他不可能每次都及时赶到帮助姐姐,他打算让父亲帮忙让他到一中上学,既能很好地帮姐姐撑场子,也能圆一下他上学的梦,就是不知道爸妈能不能同意。

想着这事儿,林爻突然又想起来父亲说明天要带他出去帮缘主办事,但是他现在脸受伤了跟着父亲出去难免会惹麻烦,不由一阵懊恼,早知道他就手快点用术法把这件事解决掉了。

想着他又想到了向他伸出援手的顾书炀,脑子里全都是对方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对方确实长的很好看,难怪那么多人喜欢。

正发散地想着问题,林爻耳尖地听到后背传来的细微隐忍的啜泣声,顿时一惊。

“姐姐,你怎么哭了?”林爻赶紧在一个小巷子里停好自行车,面露焦急地问她。

他大体能猜到一些原因,无非是因为被欺负的事情,但是他希望姐姐能说出来与他一起分担,而不是憋在心里独自一人承受。

林爻一问,林兮哭的更伤心了。

林爻十分无奈,只能伸手抱住她,一下下安抚着她的后背,就像小时候他受伤姐姐安抚他那样。

林兮哭完后又沉默起来,良久后才开口:“爻爻,你伤口还疼不疼?”

林爻赶紧摇了摇头:“我不疼了。”接着又柔声说道,“姐姐,你别跟那几个女生一般见识,她们就会耍嘴皮子,姐姐你学习又好人又漂亮,简直是人见人爱!”

林兮苦笑一声,抽离了林爻的怀抱,“可是那又怎么样,因为……家庭不好,就是会受到欺负……”

闻言林爻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更为心疼姐姐,不过却也辩驳道:“姐姐,你不能这么想,爸妈会伤心的,咱们家就是除了钱少了一点,但是别的什么都有。咱俩更是幸福,有爸爸妈妈疼爱,有他们的悉心教导,从小不愁吃穿,我们已经过的很好很好了。”

林爻跟着父亲经历过很多人事物,只能说,你过的普普通通的生活,可能是某些人梦寐以求都想达到的生活目标。

但是林兮年纪小,也没有林爻见多识广,所以在这些事情上,尤其是对于她这个年纪的青少年,更容易钻牛角尖。

听了林爻这一番安慰的话,林兮慢慢收起了悲伤的情绪,通红的眼角里湿润渐渐散去,忍不住笑道:“我已经是高中生了,你以为骗三岁小孩呢傻爻爻。”

但如果在世界能像弟弟说的一样这么简单就能获得幸福,那她现在就不会在哭泣了。

她不想因为穿着洗的泛白的旧衣服而被女同学嘲笑,不想看着别的女孩子分享穿着公主裙的照片而心生羡慕和嫉妒,不想被别人问你去哪里旅游过而哑口无言,不想上不起补习班,最重要的,她真的不想再被欺负。

见林兮再次面露笑容,林爻顿时放心了许多,现在他只比林兮高一点点,便踮起脚尖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笑道:“姐姐,我真的没有骗你,咱们家里除了钱真的什么都有哦。”

林爻可不觉得家里穷,仅仅只是觉得家庭情比较特殊罢了。

比如说a市房价寸土寸金,他家能在一中附近有一套房子,就已经超过生活在这里的很多人了,这房子是爸妈结婚之前买的,可想而知当时他家也不是穷的,只是姐姐这个小笨蛋没有察觉到或者只以为是租的罢了,希望姐姐有一天能自己琢磨明白。

不过说到底,他家这个情况他也觉得奇怪呢,除了这套房子,家里似乎就是留不住钱,但爸妈却也没告知他和姐姐原因。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慢悠悠地走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