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初试过关

“给病人用过药吗?”吴主任问。她这么问也是有目的的。有的护工在医院干了几年,记住了医生给病人常用的几样药后,就把自己当成了大夫。输液结束敢拨针就不用说了,还有敢给病人扎屁股针乱配药的,这是医院的大忌。

“用过。”

“你敢给病人用药?”

“压疮贴,就用过一次,没要到钱不说还让家属给投诉了。”

吴主任、康丽群和张义都笑了起来,于燕也松了口气。

“口服药呢?”

“口服药是遵医嘱喂服。”

“有忘记给病人服药的时候吧?”

“最初有过几次,后来用手机定时提醒自己,以后就没有了。”

吴主任又问张义:“张医生,你看怎么样?”

张义乐了:“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的病人安康护理的最多,不但护理技能全面,口碑好,有时还能给我这个医生拾遗补漏提醒我呢。”

他说着上前摸了摸王新田腿下的凹形体位垫说:“这个不错。”

又按按王新田的脚对安康说:“多让他活动活动脚。”

李秀清过来说:“那我给他按摩一下吧。”说着就要按摩王新田的腿。

张义、安康同时出声:“别按。”

李秀清吓得收回了手。

张义对吴、康二人笑着说:“看到了吧,这就是补漏。”

见二人没明白,张义对安康说:“为什么不让她按摩?说说吧。”

安康也笑:“您这是高抬我呢。您是医生我是护工,让我说治疗的事,这不是让我在关公面耍大刀吗?”

“算是我考你吧,看看你能不能答上来。”

一听“考”字,于燕又紧张起来,她根本就没听懂他俩在说什么。

在二号床上排排坐的两个老太太也是一付好奇宝宝的模样。

“他躺了六天,您看是不是先要个床头B超,然后再上气压治疗仪,是这个过程吧?”

张义伸出大拇指由衷的赞叹,“真是个好护工啊,一个好的护工不仅要照顾病人宽慰家属,同时也是病人和医生护士之间的桥梁纽带。当初你怎么就没学医呢?”

“还不是觉的学医太难。”

“好了,我去下医嘱,先走了。”张义心里对安康说:我帮你也就帮到这儿了。

见张义要走潘红不干了:“大夫你别走啊,安康这孩子让你们考了半天,成绩如何?”

张义边往走边说:“在我这里,满分。”

康丽群这时也明白了安康不让李秀清碰王新田的用意。也说:“成绩挺好,照顾你们没有问题。安康,除了骨科你还在哪些科室干过?”

“心内、泌尿、肿瘤、老年病,可能就这些吧,走的科室多,时间短的想不起来了。”

“好了,知道了,吴主任咱们走吧。”向外走时趴在吴主任的耳边问:“怎么样?”

吴主任说:“我不管,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康丽群回头对于燕说:“就他了。”

朱丽一蹦一跳向门口“飞”着向安康挥手“白白。”

吴主任回头训:“你就不能稳一点?”

穿白大褂的都走了。

李秀清拍着胸说:“我这心跳的呀,我还以为一会儿还要考我哪。”

于燕一脸的欣喜。

中心医院神经外科新建ICU的消息不是什么秘密,华云市的医护、陪护公司也不是只有大爱公司一家,谁不知道ICU是个能下出金蛋的母鸡?所以,竞争对手就来了。

在公司的资质都差不多情况下,大家都托关系找门路。来头不大可也不小,这就难办了。要么你来头特大你说了算,要么来头特小我说了算,这不大不小的弄得院领导一个头两个大。院里把权利下放到护理部,护理部也不愿意得罪人,把选择权交给神经外科的护士长康丽群,你们科的事当然你做主,我们只是把把关。

康丽群也不傻,谁来不要紧,只要责任心和技能过关就行。责任心可以有待考察,技能总得拉出来溜一溜吧?技能要是不行就不能怪我了。

不管谁来,先来一拨儿初试再说。不考理论,只看实战,“战场”是在医院内随机挑选,而且只考你们自己推送上来的护理长,我们没功夫给所有的护工考试。

护士长考护工的护理技能,那就是祖师爷看徒孙表演拳脚套路,一出手就知道你处在哪个段位。

华云市的护工不少,各种和护理业务有关的公司也有十几家。可是,哪个公司也没设护理长这个职位,有的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护理长?只听说过有护士长,护理长是干啥的?

既然人家要这个,秃子当和尚,先将就材料吧。

等这些假冒护理长们过来后,乐子可就大喽。

吉顺医护公司就把一位临时找来的老护工冒充护理长送了过来,心想这下有绝对的把握了吧?实战是在老年病科,病人是一个七天没大便的便秘者。

考试科目:人工取便。

“人工取便”就是字面的意思。要用手指把病人干燥的粪便一点点取出来,从开始到结束有六七个步骤。

这是个如假包换的、上了护工教材的科目。

甭废话,动手吧。

老护工也是受过岗前培训的,不过上课时用的是人体模型,没心理负担。现在让她伸手从真的、活的人体内探肠取物,有点蒙了。物品准备时忘记了手套,仅此一项遗漏就没法进行下一步了。

还有一个公司送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汉,说是个十多年的老护工,经验丰富的很。

实战科目:吸痰。

吸痰,是从护士工作延伸出来的科目,普通病房不用,ICU里护工作为护士的助手,常接手操作。

这次没敢用真人,弄了个模型让他操作。老汉毫不惧场,手套口罩一律不戴,接上吸痰管就打开了负压风源,大拇指按在风口上就不松开喽,如同推重机枪的发射压板一样,“呼呼呼”的吸得这个爽。

期间康丽群看了两次表暗示他,他还自做聪明地说:“多吸一会儿好。”。。

第二十三章 初试过关 最新更新!

目录
设置
夜间
回书页
投票支持

顶部

设置

背景颜色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阅读主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