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合作

(明天考四六级,这几天都在复习)

“你说是李青松在追杀你们?”

高堂之中,阮父大马金刀的坐在首位,双目锐利如鹰,死死的盯着座下双膝跪地的楚纪河。

此时后者正侧着脸,瘫痪般地跪倒在地,折了的左臂软绵绵的探出,身子纹丝不动,他的面色很差,两颊陷下去成两个谭,前额耀着滞暗的苍白的光,发音很低,嘶嘶地喉咙头像是网着乱丝。

“是的,我带着暨白出去游玩,不曾想到半路竟碰上李青松。”

楚纪河哑着嗓子,声音里是满是抹不去的悲痛。

“我本当他是朋友,却不曾想李青松这奸贼竟然趁我们不备,从后偷袭,重伤了我们二人!”

他的声音中满是怨怼,其中对于李青松的恨意之浓,在场每个人都能很清晰的感觉到。

“我跟暨白不是那李青松的对手,只得仓皇逃窜,我收到重伤,打算自己引开李青松,于是在半路分散。”

说到这,楚纪河低下头,面色羞愧,“是我实力不济,加上又被偷袭,远远不是李青松的对手,被他击败以后晕厥过去,顺着河流跌下瀑布。”

“等到我醒来后,却只找到了,找到了......”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来,甚至带着点哭腔,“我只找到了暨白的尸体。”

阮父沉默的听完了楚纪河的陈述,一言不发。

忽然,阮父开口问道:“你说你们是几天前碰到的李青松?”

楚纪河抬起头,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三天前。”

“三天......”

楚纪河没看到的是,当他说出三天前之后,在场所有人的看向他的目光都带上了几分怪异。

数个时辰后,低头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吊在木桩上的模样,楚纪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打算出声继续解释,就看见了从门口走进的陈鱼雁。

顿时间,他的所有话语就卡在了喉咙上。

不上不下,进退维谷。

而陈鱼雁则是慢慢走到了楚纪河身前,蹲下身,伸出手掌轻蔑的拍了拍后者的脸庞。

“楚兄,我把你当成朋友,没想到你竟然想要污蔑我。”

而楚纪河则像是看见了杀父仇人一般,双眼布满血丝,死死的盯着陈鱼雁不放。

“是伱,是你杀了暨白!”

“阮阁主,您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啊,暨白的尸体上有李青松施展心魔经留下的痕迹,您只要检查一番尸身,就能发现端倪!”

“出去,检查一下暨白的尸体。”阮父闻言,面色阴沉,侧过头说到。

阮修乐颔首,径直走出了高堂。

陈鱼雁也不在乎,而是起身坐回到最近的木椅上,老神在在。

之所以陈鱼雁有恃无恐,是因为自己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实自己没有对阮暨白下手。

他也确实没有对阮暨白造成过半点伤害,哪怕是那具女尸,陈鱼雁也没有跟其有过接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至于楚纪河的说辞,有很大的漏洞。

在异香“夜来幽”的影响下,楚纪河已经被陈鱼雁用心魔经给摄其心魄,混乱了意识。

他记忆中的三天,实际上是四天。

而陈鱼雁早早就回到了未央县城,借着置购梧桐子的借口待在凤渊阁的眼皮子底下。

这是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并且为陈鱼雁提供证据的双方,正是楚纪河自身跟凤渊阁众人。

看着楚纪河被凤渊阁的门人带下去,陈鱼雁起身,转过头看着阮父,“关于那具尸身上的精神秘法的痕迹,我想我能给您一個解释。”

“楚纪河的序列配合上他的武功,具有阴阳置换的特性,能够通过汲取别人的攻击进行类似的进攻,而楚纪河在跟我分别之际,曾提出与我切磋的请求。”

“我答应了。”

陈鱼雁顿了顿,目光投向阮父,“当时我们切磋的地点就在城南的外郊,虽然人烟稀少,但是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不少路人路过,您只要花费些时间,就能验证我所言并非在欺骗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楚纪河要诬陷我,也不清楚凶手是谁,但是我能发誓,我李青松绝对没有对阮小姐下手,也不曾有过这种念头。”

“还请阁主您务必相信我。”

听着陈鱼雁的一番话,阮父轻轻叹了口气,“没事的,李少侠,我凤渊阁绝对不是那种是非不明,善恶不分之地,只是目前情况尚未明了,还请你现在我门派内驻留片刻,等到事情水落石出以后,如若李少侠确实是被冤枉的,我们凤渊阁定会向你赔礼道歉、斟茶认错。”

陈鱼雁颔首,朝着阮父一拱手道:

“李某在此,谢过阮阁主。”

数日后。

“你说什么,凤渊阁的少阁主被自己的未婚夫给杀害了?”

未央县城之内的某处院落,黄龙太子坐在木椅上,手中把玩着一把铁扇,看着向自己汇报情报的弟子,饶有兴致的问道。

那名弟子连忙点头,“没错,凤渊阁特定请来了三秦行省锦衣卫的副指挥使‘天眼’洪鹤前来调查这件事,虽然阮暨白的尸身因为过度损坏而无法确定准备的死亡时间,但是她的命牌确实是在事发前三天碎的。”

“有趣,着实有趣。”

黄龙太子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跟我去凤渊阁看看热闹。”黄龙太子长身而立,带着一众潜龙山的弟子鱼贯而出。

他们前来这未央县城的目的本就是找凤渊阁的麻烦,现在凤渊阁碰上了麻烦事,自然乐意来落井下石。

不过还没等黄龙太子走出大门,就停下了脚步。

只见中间的庭院中伫立着名身材魁梧的黑袍人,见黄龙太子等人出来,他转过身,脱下兜帽,露出了一张凶神恶煞的面容。

“在下天合会天甲分舵护法‘魑’,见过黄龙太子。”

黄龙太子双手环胸,脸上神情似笑非笑,“怎么,你们天甲分舵的人是来请我们潜龙山的人来帮你们救人吗?”

魑看着黄龙太子,露出阴森的笑容:“不,我们是来跟你们合作的。”

“合作?”

“没有错,合作。”

“你们助我救出少主,作为回报,我们舵主交给你们完整的《龙姿凤骨观天经》的下落。”

听见魑如此说道,黄龙太子的眼神顿时危险了起来。

完整的......龙姿凤骨观天经?

目录
设置
夜间
回书页
投票支持

顶部

设置

背景颜色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阅读主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