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春晓夏冰(二)

“娘亲,我来啦~”顾承景今日格外高兴,他已经许久不好娘亲一起用午膳了呢,今天定要多吃些。

万岁欢蹲下,好让顾承景能正好扑到她的怀里。

顾承景两个小胳膊紧紧地搂住万岁欢,开心极了,娘亲的怀抱真的好暖和。

“读了这么久的书,肯定饿坏了,快点吃饭吧,这碗面是娘亲自做的,今日过后景哥儿便三岁了,娘希望景哥儿日后平安康健、欢喜无忧。”

万岁欢亲自把顾承景抱到小椅子上,给他夹菜。

“谢谢娘亲!”

顾承景认真地吃饭,时不时地和万岁欢说几件趣事。

“娘亲,赵妈妈说我该有个伴读了,祖母已经给我找好了。”

万岁欢夹菜的手一征,上一世给顾承景找的伴读是赵妈妈六岁的小儿子田虎,这事是老夫人做的主,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而景哥儿出事的时候,就是那个叫田虎的孩子来报的。

不知道,景哥儿出事,和田虎有没有关系呢?

“好,既然祖母给你安排了人,那你就先用着,记得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和娘亲说哦。”

顾承景眨了眨眼睛,什么事情都要和娘亲说嘛,可是赵妈妈说他是男子汉,遇到事情要自己处理才是。

顾承景看了看自己的小膝盖,那他摔了一跤这事,要不要说呢?

万岁欢看着顾承景有些愣神,便知道他或许是有事想说。

“景哥儿,你怎么了?”

对上万岁欢关切的眼神,顾承景觉得自己不该说出来他受伤这事,让娘亲担心才是。

“娘亲,没事呀,景哥儿觉得这菜好好吃!”

万岁欢暂时收起心中的疑惑,继续给景哥儿布菜。

母子两人正高高兴兴地用膳,就听到下人来禀报,说是二爷回来了。

“娘亲,是爹爹回来了吗?”

万岁欢点了点头,她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夫君,毕竟周昭瑶说顾睿昱和她生了个孩子,真是挺让人膈应的。

但是又看到景哥儿带有些期待的眼神,便说道:“你爹爹应该是先去祖母那请安了,你若想见他,一会用完膳,我便让冬枝带你过去就是。”

“好,不过......娘亲不去吗?”

万岁欢摇了摇头,算了,她就先不去了。

待打发完顾承景吃完饭,万岁欢便让冬枝将景哥儿带去了顾睿昱那。

顾睿昱对这个嫡子还算是疼爱,万岁欢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和他一样,得不到父爱。

因而,她不会阻拦顾承景和顾睿昱亲近。

但是若是让她查明真相,发现顾睿昱真的和周昭瑶暗中苟且,还生了一个孩子,那她也绝不会留情。

毕竟景哥儿现在是因为小,所以才需要他,若是待他长大些,应该就不再需要顾睿昱了。

毕竟她就是这样,小时候,还希望父亲能常去外祖母家看望她。

但自从期望一次次落空后,她便不再奢求这份疼爱了。

外祖母、舅舅、舅母照样很疼她。

万岁欢听到院子中的动静,便又开口便夏冰支了出去。

“秋霜,将近年关,郡主应该快回来了,你去和管院子的李嬷嬷说一声,把那院子仔细打扫一番吧。”

将秋霜支了出去,万岁欢便和春晓交谈。

“夫人,奴婢去看过了,夫人落水的地方很滑,和其他的地方并不一样,奴婢怀疑有人故意将那淤泥铺平在那的,就等着夫人过去。”

万岁欢闻言,低头想了想,现在周昭瑶并不在府中,除了她还有谁想对自己动手呢?

难道是夏冰?

不,她现在应该还没有得罪夏冰,夏冰暂时不会出手,那还能是谁呢?

她那日是为了向老夫人请安才途经了那湖水,觉得这么冷的天,湖面未结冰,很是新奇,所以便走进看了看,不曾想,一走近,便脚下一滑。

虽很快便被捞了上来,但是也让身子受寒了。

这些绝对不是意外,就是一时不知这背后之人是谁。

万岁欢还没想明白这些事,顾睿昱便带着顾承景回来了。

“娘亲,爹爹来了。”顾承景拉着顾睿昱的手,似邀功般的说道。

万岁欢见到顾承景便觉得高兴,莞尔一笑。

但是抬头又看到顾承景身边身材高大的顾睿昱时便收起了欣喜的神色,淡淡的说了句:

“二爷”。

顾睿昱闻言抬眸,觉得万岁欢今天对他好像有些冷漠了,难道是落水了身子还没好?

“听景哥儿说,你不小心落水了,怎么如此不当心?”

顾睿昱本是想关心一下万岁欢的,但是话一说出口,好像觉得有些不对,所以他改口道,“嗯,我是说你应该保重自己的身子,勿要让人担心才是。”

万岁欢没有看顾睿昱,而是低头垂眸说道,“劳二爷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顾睿昱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常在军营和那些将士打交道,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妻子说话,“好,我带着景哥儿回书房了。”

“景哥儿,晚间再来娘这边用膳吧。”万岁欢觉得只叫景哥儿过来,好像有些不太对,便说道,“二爷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也一并来吧”。

顾睿昱闻言,心里舒坦了不少,他的妻也是想她的吧。

虽心里高兴,但是面上还是装得很平静,甚至看上去有些冷漠。

晚间,万岁欢准备了一桌子菜,等着顾承景来。

可是她忘了一件事,今天,周昭瑶也是要回来的。

果不其然,晚间老夫人那边便让人过来传话了:“二奶奶,郡主回来了,老夫人的意思是,全家人一起去慕仓斋用晚膳。”

万岁欢收敛起有些沮丧的情绪,说了句好。

万岁欢回想了一下,周昭瑶几乎每次都同一天和顾睿昱先后回来,那他们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猫腻呢?

“母亲,儿媳不孝,不能常伴您左右侍奉,只能在念经时多为你抄几遍佛经祈福,略表心意。”周昭瑶穿着一身素衣,头上也只是戴着素簪子,很是简朴。

诚国公府的王氏如今不过三十五六的年纪,因保养得当,容貌仍依旧不错。

“瑶儿,你有这份孝心就好,你只身去那寺院清修,已是辛苦,再说,你还把灿儿留在我身边,有灿儿在,我这日子好过多了。”

目录
设置
夜间
回书页
投票支持

顶部

设置

背景颜色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阅读主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