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湘

炽泪赋

作者:元湘最近更新:2024-04-02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117.3万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为了逃避娘亲安排的婚姻,君珞心决定离家出走,自行寻找她生命中的良人。没想到,未来夫婿没找成,倒捡回了一个不知怜香惜玉的大冰块!一会儿要她扮男装,一会儿还得涂个大黑脸,这…根本和她所想的不一样嘛!冷冲霄不知自己是造了什...

第一章

夜幕笼罩大地,一轮新月孤孤单单地高悬于中天,四周没有任何星子?伴,显得无比凄凉、寂寥。

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就站在亭前,许久了——他的身子未曾移动半分,若非那双灿若寒星的黑眸依旧湛亮且专注地望着远方,还真会让人误以为是石雕矗立在那儿。

怎?没有来?她怎?还没来?

这个问题充塞他的心里,不断地随着时间的飞逝而蔓延——他们明明约好的呀!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一抹焦虑不安的神色缓缓地浮上他年轻俊尔的脸,那双炽热的眸光更?着急地往远处眺望、再眺望……月光把地上那抹孤零零的影子拖曳更长,在漫无人烟的破旧亭子里,愈显万分幽寥。

等了许久,也盼了许久,脖子已经有些酸疼,可惜芳踪依旧杳然。长夜寂寂,此刻除了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吠和他作伴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他仍维持一贯的姿势不变,不死心地继续等待着,直到天际透出薄薄微光,那光线刺激了他的视线,他才慢慢抬起头来。

“天亮了。”等待一夜,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喑哑,神情落寞。

不可能,他不可能会爽约的,他们早已约定好,她不可能不来!

水媚,水媚,他在心中不断地喊着这个名字。

或许有可能是临时出了一点状况;又或者她正在赶来的路上……为了怕她来时会找不到人,他不敢走开,依旧继续在此等待。他坚信他俩浓烈炽狂的爱情足以化解一切的阻碍,就算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他都愿意等。

会的,她一定会来的。

唇边露出一抹安慰自己的笑容,他耐心地等——就这样一天过去了,长夜又降临,孤寂的身影依旧孤寂,与他相伴的只有黯淡的月华,直到再一次地天明……如此日复一日地等了三天三夜,等到他筋疲力竭,几乎要绝望的时候,那抹日思夜盼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水媚——”

接时,他突然觉得有种苦尽甘来的狂烈欣喜,热泪在不知不觉中盈满了眼眶,他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子,动作迅速地飞快迎向她。

“你还在这里等?”年纪虽然轻,但她的声音和人却都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千娇百媚地令人怦然心动。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所有等待的苦都不算什么、都值得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比她更重要,从今尔后,他要用最最诚挚的心,将她守护在身旁,好好地珍惜着,直到年华老去,永志不渝。

“是的,水媚,没等到你我怎?会离开?”他的眼神坚若磐石,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地对她道:“走吧,快跟我走。”

“等等。”她的脚步未动,表情显得迟疑。“还有什么问题吗?”顿了顿,他恍然地道:“别担心,水媚,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向你起誓,我一定会好好待你,否则愿遭五雷轰顶、永世不得……”

纤纤柔荑堵上了他的唇,制止他接下来的话语。

“我不许你胡说。”

他轻轻地在她的小手上偷了一个香吻,惊得她又羞又喜了垂下脸去。

“水媚,你对我真好。”他端起她的脸蛋感动地道。

她展开了一抹比春花还要娇甜的笑靥,但只是一瞬间而已,那笑容随即敛去,换上哀愁之姿,水亮的乌眸突然盈挂着点点泪光,这模样是那么地我见犹怜。

“怎为了?”他心疼地问。

别过脸去,她语带哽咽地道:“对不起,我……我不能跟你走。”

这句话如同千万吨的炸药在他心里炸开,将他的心炸得粉碎,连带的也把他的希望炸毁。

“为什么?为什么?水媚,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为什么你不能跟我走,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激动地抓住她的手问。这么久的等待,全然成了泡影,他不肯、他绝不肯接受这项事实。

“你……你抓痛我的手了。”她娇然委屈的声音足以令铁石心肠的男子在瞬间化?绕指柔。他立刻放开她,抱歉道:“对不起,但是水媚……”

“你先别激动,听我说。”

“好,你说,我听。”

她盈盈犹若秋水般的眸子凝视着他,好一会儿才幽幽然地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愿跟你走,而是事实令人却步。相信我,我也是爱你的。但是……你一个人无牵无挂可以一走了之,可我还有爹娘,若我就这样不告而别地走了,他们会如此的伤心?我做不到,我不能让他们难过啊!”

“可是……可是他们将你当成晋升的筹码、富贵的酬礼,你不走的话,难道真的要等着下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王老爷?”

他们之所以会决定私奔,就是因为她父母要将她嫁给城西的王老爷作妾。

哼!那王老爷也不想想自己都已经七老八十,水媚做他的孙女都绰绰有余了,还想竭力染指这朵犹如初生的娇花,真是下流无耻。

“这……这也是我的命啊!”她神色哀戚地道。

“不,你怎?能认命?”他再度紧握她的手。“跟我走,水媚,跟我走……”

她无声无息地抽回自己的手。“我……我等你。”

我等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走吧!我在这里等你,等你衣锦还乡、等你功成名就,回来……回来迎娶我。”她表情含羞带怯,但内心却是翻腾不已——不!犹豫了许久,她还是不能说服自己跟他一起走。她是不愿嫁给王老爷那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可她也苦怕了,若他不能飞黄腾达,跟着他自己仍得受苦,那她宁可留在这里另寻新的契机。

衣锦还乡、功成名就?!

单纯的他明了了。她顾虑的对,如果不这样,她那对势利的父母绝对不可能答应将她嫁给他。

可……这一走不知何时能再相聚,他无法忍受那别离之苦,更不想跟她分开。

“水媚,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你说过的不是吗?只要我们夫妻同心,其力也可断金,水媚,我一刻也不想与你他离,我不想放你走。”

一抹淡淡的不耐浮现在她的脸上,贫贱夫妻百事哀,少了金钱,整日?钱争斗、烦忧,就如同她父母一样,这样的爱情能维持多久了?

但他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所以娇?上那烦躁的表情立刻褪去,换上娇柔之姿。“答应我,一定要成功回来娶我,好不好?”她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日子已经太久太久了。

凝视着她灿若春花的娇?,他十分明白,既然她的心意已决,他……也无话可说。

“好,我答应,我一定会成功回来的。”男子汉大丈夫,片刻的离别不算什么,他们冀求的是美好的将来。“水媚,那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好吗?”

“好,我答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我等你,海枯石烂绝不更改。”甜言蜜语人人爱听呵!反正又不要钱,多说几句又何妨?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情绵绵无绝期!

够了,他满心的感动。有她这些话的保证已经太够了,他会成功的,他一定要成功地回来,再风风光光地将她迎娶过门,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