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复

泰国大佬的金丝雀男孩

作者:不复最近更新:2024-01-30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36010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我被男友骗到泰国卖到那种地方。他们用各种工具调教我。为了让我变得更贵更精致一些,甚至给我注射雌激素。

第一章

我被男友骗到泰国卖到那种地方。

他们用各种工具调教我。

为了让我变得更贵更精致一些,甚至给我注射雌激素。

后来我改名月亮,浑身赤裸身后还塞着东西,作为他们献给穆北城的礼物。

穆北城调教我的时候我如同猫儿一般,揪着他的衬衫红着眼,每每这时他变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

“月亮真乖。”

后来我出逃了,被抓住的时候我以为死定了,可我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穆北城了。

我跟家里出柜后就闹翻了,李文哲便提议带我出国散心,我们正在热恋我自然什么都听他的。

可出国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李文哲出卖了我,他把我带到混乱地带,借口说见见世面,拍了拍我的胳膊告诉我他去买水。

我留在原地等了他一个小时他也没回来,后来一群人带着打量的目光朝我靠近。

我拿出手机不停的给李文哲打电话,得到的全是关机的提示。我被卖了。

卖给了混乱地带的妈妈桑。对方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我想跑却被他们追上压在地上。我不断挣扎换来的是拳打脚踢。

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嘴里全是血腥味。不知过了多久对方才停手。为首的肥胖男子蹲下身抬起我的脸眼里全是满意。

我像是垃圾一般被他们拖走,带到一间仓库,里面摆满了笼子,笼子里是各种各样的人,我被随意塞进一个笼子里。脖子上被套上铁链。通讯工具全部被没收。

起初我不听话,趁着那些人送饭的时候想跑,换来的又是一阵毒打,甚至脚腕上还多了一条链子。

后来我用绝食抗议,对方直接将我拖出来,显示用一桶冷水浇在我身上,然后便把我的衣服全扒了放在屋外绑上链子一整夜。

连着两天如此,连口水都没给,我受不住了,开始哭着求饶,对方最后端来一盘已经馊了的饭,我不肯吃却被对方按着脑袋压在食物里。

在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折磨,我老实了,这终于被放出了笼子。

结果却来到更可怕的地方。这里的男人只是旁人消遣的玩物。他们很满意我的长相。

我听不懂老大在说什么,只是他们看着我的目光愈发的萎缩。在之后一名小弟拿着针管朝我靠近。

我下意识的后退,“不要,求求你们.....”

我害怕是违禁物品,害怕自己彻底被毁掉。我被按住,针管扎进我的身体里。

不是我想的那些东西,却也足以把我毁掉。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给我注射了雌激素。是一种可以让男人变得越来越阴柔的东西。

皮肤会越来越白嫩,体毛会变得越来越淡,就连那里也会变成粉色。如果长期注射有些男人甚至会胸部二次发育。

我崩溃了,可无论我怎么求饶对方依旧会每天按时给我打针。

直到....穆北城的出现。

有的呆的久的人告诉我穆北城在整个泰国都是老大,就连上面的人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而这里的老板为了讨好穆北城选中了我作为礼物。

我被调教了一番浑身赤裸身后还塞着东西,脖子上系着红色的丝带放在偌大的笼子里抬进了穆北城的房间。

黑布被掀开的瞬间我因为强光下意识的闭眼,等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视线往上是笔直细长的腿,在往上是解开三粒扣子的衬衫和若隐若现的胸肌,最后我的视线落在对方的脸上。

没有人说过穆北城是中国人,也没有人说过他长得这样好看,眼角坠着泪痣,周身气场却肃杀的可怕,平添了几分凌厉。

他打开笼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什么我听不真切,他沉默了一瞬再开口时已经是中文。

“自己爬出来。”

标准的中文让我眼眶有些发涩,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中文了,我抿着嘴爬出笼子跪在他面前。

他转身坐到沙发上:“让我看看他们都教了你些什么。”

我知道这是我的机会,我必须抓住,只要我能留在穆北城身边,就不用再回那种地方了。

我跪爬到他面前,眼位上挑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先前那里教我的东西都成了我的武器。

用来取悦穆北城的秘密武器。

我主动拉开他的拉链,仔细回忆着自己学到的东西,系数全都用在了穆北城身上。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被取悦,因为他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我只能加快加深动作,难受的抵触感让我生理性的眼尾发红,流下眼泪。

穆北城动了,他突然按压住我的后脑勺,我忍着恶心。讨好的抬眼看他。

大概是我现在的样子太可怜了,他心情不错,抬手触碰我脖子上的红丝带,轻轻一拉就掉落在他手中。

他用红丝带遮住我的眼睛:“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还有哪些本事吧。”

我虽然与李文哲是情侣关系,可他很排斥我碰他。那种地方的调教也是死物。

可这一夜我在穆北城身下死了又活,活了又死一次次求饶。也终于体会到了炙热的感觉。

“求求你....不要了。”

疯狂一夜,他连衬衫都没脱,尽快如此原本整洁的衬衫早已经被我揪的不成样子。

也可能是他够了,又或者是不想一下子把我玩死,最后一次后他收手了。

我被留下了,从此以后不需要再面对针管还可以保留我身为男人的尊严。

手段狠厉的人那方面需求都很大,我成了穆北城的泄火工具,不分时间地点,只要他需要我就必须服从。

穆北城的脾气反复无常,也会因为我不小心与别人多说了几句话,就会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我。

直到我哭不出声音。可怜兮兮的如同猫儿一般揪着他的衣服求饶。他的心情又会变得很好。“月亮真乖。”

我足够乖巧,认清自己的身份位置,慢慢的穆北城开始把我带在身边。就连会谈也会带着我。

渐渐的我可以接触电子产品,却依然没有通讯设备。可我知足了。因为急不来。

我本来想慢慢来的,等到时机成熟让穆北城主动带我离开,可在这之间突生变故。

父亲病了,我家世不错,这次会遭遇这些事情也是因为信错了人,跟家里反目。

父母大概以为我还在置气,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找我。

可刚刚的新闻上播报的分明是父亲,他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