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锅贴

情难自禁

作者:黄金锅贴最近更新:2023-12-10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61.3万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教授!她骚扰我!不关我的事啊!」我提着两块布料,尴尬地站在两个男人的面前。

第一章

「教授!她骚扰我!不关我的事啊!」

我提着两块布料,尴尬地站在两个男人的面前。

我在po文里靠卖情趣用品维持生计,就在刚刚,我即将和我的顾客完成交易,没想到被他的教授撞见了。

学生为了推脱责任,竟然谎称我是骚扰他的女流氓!

矜贵俊美的男人淡淡撇了一眼我手中让人羞耻的玩意。

「来我办公室。」

「我们好好谈谈。」

我莫名奇妙被顾客的教授抓去了办公室,他说,我在学校里公然交易情趣用品的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然后公示的。

处罚?还要公示?那可不行!

「帅哥,您行行好。我不是卖情趣用品的,我其实真的是变态!」

男人执笔的手一顿。

「变态?」

我兴奋地点点头,给他比划了一下手上的两件衣服。

兜不住,根本兜不住。

男人眸色一深。

「这么变态。」

「那更要公示。」

见男人态度强硬,我一个滑跪趴在他的腿上。

「帅哥,实不相瞒。」

「我有隐疾,必须和帅哥贴贴,不然就会呼吸困难,头晕目眩,我都是迫不得已啊!」

男人淡淡地推开我,随后头也不抬地问:

「是吗?」

「那还挺巧。」

我眨眨眼,巧什么巧?

男人看了我一眼,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我。

「你有隐疾,我也需要结婚买房,合作一下,我就不把你上报了。」

我捏着协议瑟瑟发抖。

玩笑开大了。

「婚姻不是儿戏……」

「嗯。」

男人双腿交叠,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在校园交易淫秽物品也不是。」

「而且刚刚那个学生,他还未成年。」

什么?读硕士的未成年?看上去都三十好几了。

我尴尬地绞着指头。

男人再次发话:

「偶尔帮我演戏,可以住大房子,每个月给你五万,等目的达到了就离婚。」

这么大方?

「敢问您贵姓?」

我倒要看看是哪家公子哥这么大口气!

男人朝我伸手,缓缓开口:

「我叫靳忱。」

「靳……成信那个靳?」

A市最有实力的家族企业?

靳忱点点头,把我拉了起来。

「怎么样?」

我看着他那张帅气俊美的脸,再望望他那修长笔直的腿,忍不住有些垂涎。

我把手机递过去。

「老公,请存电话号码。」

「老公,我穿这个好看吗?」

新婚之夜,我穿着暴露的女仆装,面色纯情,眼中含秋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在PO文世界里遇到这种禁欲男神,根本把持不住。

男人伸手扶了一下我的腰,把我的肌肤蹭起一阵痒意。

我不自在地扭了一下,他旋即轻笑,竟直接拉灭了床头灯。

「十一点了,睡吧。」

男人声音温柔,竟是对我的勾引没有半分波动。

于是我更加兴奋了。

我有些急不可耐地锤了一下他的胸口。

「靳忱,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心动吗?」

黑暗之中,男人沉默了一瞬。

「有点心痛。」

他嗓音沙哑,听得我耳朵发麻。

我正要继续发动攻势,不曾想他直接按住了我。

我感受到肚皮上被盖上了一层被子,然后就听见他说:

「小心拉肚子。」

「别拉我床上了。」

我受挫般地躺下,然后越想越气。

我正要转头再次跟他理论,却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铃声。

「叮叮叮。」

我心下一惊,这是情趣用品交易站的铃声,没有在里面完成百万交易是无法获取这种铃声的。

我兴奋地拿起手机查看自己的交易额。

难道一晚爆单了?

可惜,我离百万还差九十九万九千块钱。

那是谁的铃声?

我把目光转向一边沉默的靳忱,却突然感受到额上印了一个轻轻的吻。

「睡吧,老婆。」

声音温柔缱绻,醉人得要紧。

好吧,禁欲系纯爱战神,我的新老公也。

第二天我自然醒的时候,靳忱已经不见了。

电话铃响,我接起,发现是我的供货商。

他说新货已经到了老地方,让我赶紧去拿。

我之所以能在这一领域立于不败之地,全靠这个供货商给我提供的洋货。

我美滋滋地开着小车来到熟悉的老房子。

「今天得快点,你再多喊几个人来搬,我们老板今天请婚酒。」

邱老板叼着杆烟,笑得贼兮兮的。

我知道他背后有大老板,据说姓莫,神秘又强大,花货多得不得了。

「那真是恭喜你老板哈!」

我悄咪咪凑到他旁边。

「能不能把我也捎上?」

搞不好就不会让老邱中间商赚差价了。

邱老板一下皱起了眉头,嘴里的烟也拿了出来。

「你不要命啦?」

「我们老板不会让买家知道自己身份的,知道的,都是死人!」

我吓得缩缩脖子,这么残暴。

这么残暴还有老婆,这老婆是何方神圣?

「你们老板夫人,怎么样啊?」

我好奇地八卦起来。

邱老板神秘秘地翻出一张无比模糊的照片。

我看着上面的马赛克,违心地夸赞:

「真是公主和王子啊,太般配了!」

邱老板沉吟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那不是,我这老板夫人,一定是个狠角色!」

「我们老板母胎单身三十年,居然还玩闪婚这一套……」

闪婚?

现在都已经流行成这样了?

「哎呀,你赶紧叫人来搬货吧!」

我不再磨蹭,听话地叫来几个店员,三两下搬完了货,然后准时给老主顾「性感绝育母蟑螂」发去微信:

「新货已到,明天面交。」

我揣着鼓鼓囊囊的包来到了约好的酒店。

走到房门前,我听着里面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叫声,更加不好意思敲门了。

趁着他们还在玩闹的间隙,我赶紧清点了一下数量。

数着数着,一个小道具滚到了地下。

我起身去捡,结果不小心撞到一个过路人的裤裆。

我天哪!这可是po文世界!

我赶紧五个大鞠躬道歉,头上的辫子却被抓了起来。

我被迫抬头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好家伙,这不是我那好老公吗?

他在这里……

「真巧啊老公!你来这里干嘛啊?」

我满眼真诚。

男人轻歪着头,后面房间适时地传来叫声,我尴尬地无地自容。

「我来谈事情。」

「你是来?」

他又看了看我包里那些玩意儿。

「我……我来推销……」

靳忱轻嗤一声。

「给谁?」

这时,后面的门突然打开,一只手抓住了我。

「情情,快来玩儿呀!」

是廖夫人。

我吓得赶紧把她塞了回去。

此时此刻,我觉得靳忱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可不要做什么违法的事情。」

他咬牙切齿。

我向他salute。

「你放心,老师!我只是个推销员!」

可最后我还是被靳忱拉走了。

他说我一个女生,不要待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回到家,他还在我面前播起了青少年性教育短片。

「看到没?」

「下次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靳忱声线温柔,我不由感动。

苍天啊,怎么在po文世界里还能遇到这种有三观的男人!

老主顾听说我回家被教育,特地举办了一场聚会来帮我推销。

「看见没,那个戴金镯子的,地下有生意,夫妻俩还爱调情,我去给你叫过来。」

一个全身戴着金条子的贵妇走了过来,暴发户的气质显而易见。

「这就是情情呀,长得真漂亮。经常听廖夫人提起你。」

我看着她手上的粗金镯子,佯装很感兴趣。

「夫人,您这镯子是哪里买的呀,真漂亮。」

那金子在太阳底下闪着光,还有着独特的钻石logo。

「别给我摸脏了。」

我扯扯嘴角,套近乎不成功啊。

这个时候,靳忱突然打来了电话,慌忙之中,我不仅点了接听,还点了免提。

「还没下班吗?」

靳忱关切的声音传来。

「今晚想吃什么,我做。」

我惊得马上关掉了手机。

可不能让他知道我在敢这些勾当。

没想到在听到靳忱的声音后,贵妇的眼神逐渐惶恐起来。

「你老公……是不是姓莫?」

姓莫?我连姓莫的人都不认识。

「不啊……我老公姓……」

话还没说完,贵妇就突然泼了我一身酒。

旁人惊呼,贵妇气呼呼地跺着脚,大骂我是黑恶势力。

我不满地看着她,「我那是合法的生意!」

贵妇叉腰吼道:

「你等着,我明天就告你!」

说完便飞也似地跑走了。

真是莫名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