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西西

我在地府抽了奖

作者:瓜西西最近更新:2023-11-07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41.5万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前世,我死在我救助的一位少年的手里。 今世,我成了黑帮大佬的女儿,他成了警察。 我在后院,练习着射击。 “好久没碰枪了,这技术有点生疏了。” 我喃喃着。 “你这枪法是谁教你的?” 而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紧紧地抓住我握枪的手腕,双眼血丝密布。 我心里一紧, 糟糕!他不会认出我来了吧?

第一章

前世,我死在我救助的一位少年的手里。

今世,我成了黑帮大佬的女儿,他成了警察。

我在后院,练习着射击。

“好久没碰枪了,这技术有点生疏了。”

我喃喃着。

“你这枪法是谁教你的?”

而他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紧紧地抓住我握枪的手腕,双眼血丝密布。

我心里一紧,

糟糕!他不会认出我来了吧?

我死了,来到地府。

但恰逢地府在搞抽奖活动。

选取一个幸运亡魂,可拥有前世记忆,自主选择投胎的家庭。

这么好的机会,众亡魂都想得到。

而我又恰好成为了这个幸运儿,抽中了这个奖。

来到阎王殿里,阎王列出几种投胎家庭摆给我看,让我选择。

有知识深厚的书香世家,从小就是学霸,海外留学高材生,学术成果累累。

有朴素普通的小康家庭,平稳安静,嫁给门当户对的人,相夫教子,传统而平淡。

有家财万贯的豪门贵族,典型的白富美,享尽荣华富贵,一辈子衣食无忧。

而我的前世是一位为国捐躯的特工。

死时二十七岁,终生都严于律己,还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母胎solo,顶多跟男人相过亲,却被一个弟弟给搅黄了。

我有些遗憾。

所以,想着下辈子能放纵自己,过得潇洒自由,选择出生在一个黑帮大佬的家里。

“生了,终于生出来了。”

朦朦胧胧中,我睁开眼,看到一个个面露欣喜的医生护士。

我出生了!

我在育婴室里待了一阵子,就被送进妈妈的病房里。

我看到一个脸上留疤,面相凶恶,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像个小孩似的哭得稀里哗啦。

身后站着一帮身穿黑衣,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

“太好了,我终于有崽了,还是个宝贝闺女。”

“我的小公主呀。”

“你们以后了我的女儿,都要喊她公主,不准她受任何的欺负。”

“谁要欺负我的公主,你们就操起家伙把他往死里整。”

一群小弟站得笔直,立正稍息着:“是的,老大!”

那仗势,把门外路过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男人小心翼翼地抱起我,胡子拉碴的脸轻轻地蹭着我的娇嫩的脸。、

这个就是我的黑帮老爸!

黑帮老爸蹭得我的脸不舒服。

我就受不了了,扭动着身体,哭了出来。

黑帮老爸急了,一边颠着我一边哄道:“我的小公主呀,你别哭呀,你要多笑笑,笑笑好看。”

我又咧嘴冲他一笑。

黑帮老爸那张看似凶巴巴的脸又宠溺地笑了起来。

因此,黑帮老爸给我取名为许笑笑。

而且,这个名字与我前世的名字一样,只是改了姓。

我这个黑帮老爸为人放荡不羁,做事野蛮粗犷。

对外人遵守新三从四德。

从不体贴,从温柔,从不讲理,从不温柔。

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惹不得。

而对自己的老婆孩子,那是完全换了个人,是个典型的二十四孝好男人!

我妈妈贤良淑德,长得小家碧玉,就是看上我黑帮老爸疼老婆,嫁给他。

别人看他们,那都觉得是美女配野兽。

我也是被黑帮老爸宠着长大,又有众小弟对我惟命是从。

所以,我只有一丁点儿大的时候,就性子野,天不怕地不怕。常常将家里闹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力气大得都能掀翻屋顶。

甚至,还学着我老爸的样子,与周围的小孩拉帮结派,拜把子,自立为王。

我的黑帮老爸也都从不管我。

上幼儿园时,一个五六年级的小孩欺负我,我就把他的门牙打落。

然而,在上高中时,我干了一件十分叛逆的事。

高三那年,我们班上新来了一个转学生,名叫蒋成义、

长得清瘦,斯斯文文的。

我一眼见了就特别喜欢,对他一见钟情。

放学后,我把他堵在一处僻静的角落里,对他壁咚。

“蒋成义,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我勾着他的下巴,笑道。

蒋成义却一脸漠然地摇了摇头,果断拒绝着:“我不要,我不喜欢你。”

我的笑脸当时僵住,尴尬地抽了抽嘴角。

好小子!

竟敢拒绝老娘的告白,我气得唤来两个小弟,把他绑回了家。

我把蒋成义关在我的房间里。

蒋成义紧紧地靠着墙,有些害怕地抖着身子。

“你快放我回去,要不然,我干爸知道了,会杀你的。”

蒋成义双眼微红地狠瞪着我。

“你干爸?”

我不屑地笑了笑。

“你干爸是谁呀?”

“你干爸能有我爸厉害吗?我爸会玩刀,把很多欠债的人吓得屁滚尿流。”

我高抬着下巴,洋洋得意着。

蒋成义好看的一双眼睛里泪光闪闪,像是吓哭了。

“我干爸更厉害。他可是一名警察,端了黑手组织的窝,叫简尚斌。”

“简尚斌?”

一瞬间,我一听到这个名字,高翘的嘴角顿时僵住,脑中霎时空白。

蒋尚斌,不是我那忘恩负义弟弟吗?

那年,我还是特工,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在一处黑暗僻静的角落里遇到了他。

他被一群小混混凶猛地殴打着,被打得满脸都是血,皮肤又白皙。

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像是淋了血的纯白的雕塑。

我三两下就把那群小混混打趴下,救下他。

他说他的父母因车祸过世,而他刚考上军校,可家里没有一个亲戚愿意资助他。

他就出来打工,大晚上的就遇到那群抢劫的小混混。

我一听竟是跟我同一所军校,又同情他,便资助他。

渐渐地,我们两个熟悉起来,我待他如弟弟一般。

可我从来都没有向他透露出我是特工的身份。

我就骗他说我就是一个在政府上班的公务员。

那段时间,我又煞费苦心地搜集某黑手组织的情报。

可没曾想,他们竟绑走了简尚斌来要挟我。

一定是他们暗地里调查我,找到了简尚斌。

我按照他们给的地点来救简尚斌。

我还愧疚着连累了他。

我拼死拼活地杀了所有的敌人,找到被紧紧困住的他。

他还穿着那件我给他买来的衣服。

他跪在地上,两手被绳子紧绑住。

他戴着一个黑色面罩。

我以为是黑手组织的人以防他乱叫。

但看眉眼,我确定是他。

“尚斌,我来救你了。”

我解开他的绳子,可下一秒,他竟抽出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我的胸膛。

我诧异而又疼痛地望向他。

只见他眼神中流露出一副森然的笑。

刹那间,意识模糊而又混乱。

我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可又转念一想,他难不成是对方的奸细?

最初的相遇,就是引我上勾。

果然,这一切都是他的套路。

在我要咽气之前,愤怒地抽出一把尖刀,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随即,我闭上眼,彻底地失去意识。

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成为了警察。

但他那样儿,是怎么做上警察的。

我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勾了勾嘴角,“你干爸是简尚斌,那你亲爸是谁呀?”

蒋成义一听到这话,像是戳到了什么痛处。

他的脑袋垂下来,神色黯然,又泪珠子打转。

“我爸过世了,我爸叫蒋宇。”

我天!又是一个熟人。

我眼睛大张。

蒋宇是我的一个队友。

在一次与我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

我顿时捏住他的小脸,东瞧细看,仔细地打量着。

“你跟你的爸长得还真是有点儿像呀。”

蒋成义奋力地甩开我的手,往后退着,双手交叠着护在胸前,活像是被调戏的良家妇男。

“干嘛呀你?”

蒋成义的小脸红了起来。

他这般纯情的样子,我还越看越喜欢。

但我总不能拐了我队友的儿子呀。

要不然,我得对去世的他尊叫一声公公!

“看在你爸的份儿上,你走吧。我不要了。”

我两手叉着腰,故作洒脱。

蒋成义又一脸迷惑,问着:“为什么?”

外面忽然想起一阵激烈的声音,还有几声枪响。

一个小弟跑了进来.慌张着:“大小姐,不好了。有警察来了!”

“警察?他们来做什么?我们可没干什么违法的事?”

“再说了,不是说好了吗?有些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就让我们出面处理。做到警匪一家,共同合作。”

“可他们还把大哥大嫂都抓了。”

小弟满脸冷汗。

我一听,心里顿时慌乱如麻。

但又转念一想,看向蒋成义。

“你的干爸不会也来了吧?”

蒋成义晃了晃脑袋,“不清楚。”

我滴个乖乖!

要是在这种场面碰上简尚斌,我该怎么办?

这孽缘上辈子结了就算了,还要扯到下辈子。

这老天爷还真是爱看热闹,闲得慌!

旋即,我又目光森寒地望向蒋成义。

蒋成义栗栗危惧着:“你要干什么?”

我拿出一条麻绳扯了扯,步步逼近蒋成义。

“当然是抓你做人质。”

我把蒋成义绑了起来,拖了出去。

外面混乱一片。

物品都倒在地上,有些人都受了伤,流出鲜红的血。

几名便衣警察都高高地举起枪,指向我的小弟。

而我放眼望去。

简尚斌竟一脸威严地站在那儿,他用枪抵在我爸的后脑勺上。

我爸跪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他高大魁梧,目光锐利,身上多了好几分成熟的气质,让人见了都不敢靠近。

我见了,心里五味杂陈。

但我也用枪使劲地抵住蒋成义的太阳穴。

“喂,你们要是不想让这小子死,就把我爸放了。”

我威胁着。

蒋成义也惊慌地喊着:“干爸救我!干爸救我!”

简尚斌一听这话,一个凌锐的目光斜睨过来,“你一个黄毛丫头还敢威胁我?”

与他的目光相对上的那一刻,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可恶!

前世,我好歹也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女特工,什么腥风血雨没见过?

怎么能区区被他的一个眼神所吓倒。

“蒋成义,你这么高的一个个子,还能被一个矮冬瓜给吓着。她估计连枪都不会用,你自己给我过来。”

简尚斌沉声着。

我靠,他竟然瞧不起我。

我气得立马朝天开了一枪。

又用还冒着烟的枪口抵在蒋成义白净的脖颈上,当即烫出一块红疤。

蒋成义疼得叫了一声。

“谁说我不会?你信不信我立马将他的脑袋开出一朵花。”

我怒吼着。

谁知,简尚斌傲然地冷笑了一下,竟忽地向我开了一枪。

我一见,迅速地侧过身,那枚子弹就射在墙面上。

我的心还跳得厉害。

我瞳孔皱缩,有惊无险地大喘着气,惊诧地盯着简尚斌。

妈的!

这小子竟变得这么狠?

也对,要不,他当初怎么会心狠地把我这个救命恩人给杀了。

简尚斌邪魅地笑了笑,“不愧是土匪的女儿,这反应速度够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