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猫

太平公主魂穿安陵容

作者:枪猫最近更新:2024-04-02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91.2万

金言:因为我不得宠,丫鬟像往常一样冒犯我,却被我反手打红了脸。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我本已服毒自尽,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几百年后一个小妃子身上。“小主,您好些了吗?” 眼前的侍女看着我一脸焦急,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这不是在做梦。静下心来,当日的情景历历在目。

第一章

我本已服毒自尽,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几百年后一个小妃子身上。

“小主,您好些了吗?”

眼前的侍女看着我一脸焦急,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死了嘛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静下心来,当日的情景历历在目。

我手下的军队被李隆基剿灭,在逼宫失败之后,被李隆基赐下了一杯毒酒。

我喝完酒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没想到醒来的时候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就在我醒来的时候,一段陌生的记忆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让我对这具身体的主人有了基本的了解。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安陵容,是松阳县丞的女儿,刚入宫没几天,封了答应,是位份很低的妃子了。

她在到这京城的时候受到了甄嬛的照顾,两人也算是姐妹。

入宫这些天我一直被同住在一个宫里的那位夏常在欺负,前几天就是被她给推倒在地然后我头磕在石头上晕了过去。

“没事了,只是记忆有些不好了,你叫什么来着?”

身边的侍女看我可以说话了便也放心了下来,“奴婢宝鹃,小主您没事就好了,奴婢可担心死了。”

这小侍女说得情真意切,可她眼里却藏着其他的心思。

我没有点破她,从包袱里我所剩不多的一个首饰中拿出了一个镯子。

“你这么照顾我也辛苦了,这个赏给你,好好为本宫办事,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宝鹃有些错愕地看着我,随后是一脸激动,双手捧着镯子不停地磕头道谢。

“你我是主仆,只要你一心一意为我办事,好处是少不了你的,我刚醒记忆有些不好了,快把我昏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给我听听。

宝鹃刚要与我说,门外传来了喧闹的声音,随后几个打扮艳丽的女子推门而入。

“你看看,我就说她装病吧,这不就好了。“

为首一名身穿橘色衣服,姿容艳丽的女子开口道,毫不掩饰眼神中的轻蔑之意。

从安陵容过往的记忆中我得知,这个女子就是那个总来欺负她的夏冬春。

夏冬春刚说完,她身旁的一个小宫女就跳了出来。

“安答应真的是好没规矩,夏常在都来了你竟还躺在床上。”

我冷冷扫了她一眼,缓缓从床上坐起身,下地。

走到这个小宫女面前,当着众人的面,重重赏了她一巴掌。

这宫女也没想到我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打她,一时没站稳摔倒磕在了桌角,头都破皮了。

“来人,拖出去张嘴三十。”

我话音刚落,夏冬春便急了。

“你算什么东西,本宫的贴身侍女你也敢碰。”

我冷冷看她一眼,“本宫是皇上亲封的答应,一个小宫女都敢出言不逊,本宫为何不能打她。”

“若夏常在觉得我行事有错,咱们就去皇后面前评评理,今日在场的都是人证,也让皇上和皇后看看姐姐的家教如何。”

在我把皇上和皇后搬出来之后,夏冬春总算是闭嘴了,可还是一脸不服气。

我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说着。

“我昏迷的时候是太医来诊断说我头部受伤,太医听从皇上的命令,你说我装病就是不相信太医的诊断,就是质疑皇上的命令?“

“你是在质疑陛下的决定吗?“

我后面一句话说出来夏冬春早已变色,她一脸紧张,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

“你,你胡说,我哪里有。“

说完她看向一旁的富察贵人,眼中满是求救的神色。

富察贵人见无法置身事外了,便出来打圆场,“安妹妹想多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说完就带着夏冬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们刚出门,宝鹃就惊喜地扑到我面前。

“小主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太厉害了,完全把夏常在拿捏的死死的,你是怎么做到的呀!“

听着宝鹃的话,回忆起安陵容之前的处境,竟为她感到莫名的心酸。

“宝鹃你记住,要想不被人欺负就一定要勇敢反击,一味的退让和讨好只会让欺负你的人变本加厉。“

宝鹃听得似懂非懂,却也连连点头。

随后我去了宫里的藏书阁,要想尽快融入这个时代,阅读是最有效的方式。

翻看这几百年间的史书,我只觉得内心感触不断,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

当年国力强盛的大唐王朝也只建国二百八十九年,千秋万代只是句空话。

李隆基当年何等的年轻气盛,可最终逃不过马嵬坡下阴阳两相隔的悲剧。

这几百年来王朝更迭,再鼎盛的霸权也逃不过灭亡,功名利禄终究是时代尘埃下的一捧黄土。

可笑我前世汲汲于权力,忽略身边的美好,直到亲人友人的离去都没有将我唤醒。

我虽不知道我一个将死之人为何会出现到现在,可重活一世,这辈子我要按自己的心意来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