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米

玫瑰归于深渊

作者:雷米最近更新:2024-02-05
1.2万次点击0.8万总推荐81.4万
立即阅读

正文内容精选故事推荐

我被我的未婚夫绿了,劈腿对象是我的“妹妹”。大家都在等着看程家的笑话。没想到和我分手两年的前男友直接让笑话变成一场伦理大戏。前男友是和我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哥哥”。几年前的真相徐徐展开。而这一切似乎是一个又一个局。

第一章

我被我的未婚夫绿了,劈腿对象是我的“妹妹”。

大家都在等着看程家的笑话。

没想到和我分手两年的前男友直接让笑话变成一场伦理大戏。

前男友是和我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哥哥”。

几年前的真相徐徐展开。

而这一切似乎是一个又一个局。

我坐在办公室看着家里客厅的监控画面。

和我在前些天刚刚订婚的未婚夫此刻跟我的妹妹衣不蔽体地躺在沙发上。

两个人还在继续。

「云帆哥,我等这一刻好久。」

视频里时不时地传来程祎依娇滴滴的喘息声。

不知何时,我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手机弹窗突然跳出一条消息。

「天台。」

是程祎泽。

入目是霓虹的光芒,程祎泽背对着我站在逆光里。

我走过去,胳膊肘倚在天台边。

「你真的想好了么?」

我侧身看了程祎泽一眼,他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

「你指什么?」我也只是淡淡地回复。

「付云帆不是什么好人,我早和你讲过,为什么还是执意和他订婚。」他几乎是用一种陈述的语气在质问。

我嗤笑一声「订婚可是程阿姨提的,你从哪里看出来是我执意了。」

况且……谁说订下的婚就一定要结了。

「苏畅,你的事,我们家向来都是尊重你意愿的。」

是吗?我默不作声。

我其实是个孤儿。

高二那年,一场车祸父母双亡,是程家收留了我。

外人都说我命好,遇到程家是因祸得福。

看起来我的确应该感激。

程家有钱有势,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程家给我的。

除了那个从我迈入程家门起就盼着我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妹妹程祎依,这些年在程家寄人篱下的日子表面看起来过得似乎还算顺利。

「你还是恨我么。」我的躯干随着冷风微微一震,思绪被程祎泽的声音拉了回来。

「有什么可恨的。」

我望着对面大楼的窗户,感觉像自己被囚禁的灵魂。

如果要说恨,我恨我爱你,我恨自己爱上让我家破人亡仇人的儿子。

摘下眼镜的视野逐渐被泪水模糊。

我微微抬头,深吸了一口冷气,转身向楼梯间走去。

背后传来打火机清脆的响声,我没有回头。

蓦然间,想到自己还有个烂摊子没收拾。

我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喂,刘叔吗,是我,苏畅。祎依在我家喝醉了,麻烦您过来一趟把她接回去吧。」

说着,我也准备拦下一辆车回去。

一辆黑色保时捷缓缓开过来,熟悉的车牌。

窗户慢慢降下来,「我送你回去。」

程祎泽的半张脸陷在阴影里,半明半暗,碎发散在额前,看不清神情。

我从车前绕到副驾驶,正合我意。

我们几乎是和刘叔一起到的。

「刘叔?」程祎泽说着看向我。

我笑笑没做声。

「苏畅小姐让我过来接祎依。」

我明显感觉到程祎泽的身体紧绷了一下。

「刘叔先在楼下等着。」程祎泽一边向前走一边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压迫。

我随着他上楼。

开门的一瞬间,整个画面不堪入目。

客厅的地上全是凌乱不堪的衣服,酒瓶子散落一地,屋里的光线很暗,只有几颗射灯散着昏黄的光。

程祎依穿着浴袍从厕所走出来,和我目光对上。接着怔住。

显然,她对程祎泽的出现满是不知所措和惊慌。

「哥,你怎么……」

「把你的衣服穿上,别让我再看到你这幅丢人的样子。」

我微微侧头看向程祎泽,下颚线条紧绷着,腮帮似有微动,脸色愈发阴沉。

程祎依被吓得僵在原地,从头到脚都是一阵寒意。

我面色很平静,走进卧室扫了一眼,竟然空无一人。

从衣柜里拿起一件干净衣服递给程祎依,她恶狠狠又带着一丝得意地盯着我。

我嗤笑一声,你也配用这种眼神看我。

「祎泽,和程阿姨讲一句,我明天就收拾行李回家。」我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说着。

「那是我家,什么时候你想回就回的了——啊!」

没等我来得及反应,程祎泽重重的一巴掌打在程祎依的脸上。

「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程祎依呜咽的声音,她试图用手极力捂住脸上的痛,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

我听的心烦。

许久,整个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

算算时间,付云帆应该要回来了。

我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